首页 > 房产资讯 >新闻内容

租客网:你为指标奔波,为何迟迟不开单?

2020年09月11日 11:11

问21世纪什么行业最难,毋庸置疑肯定是房产中介,以前看到人穿的西装革履,皮鞋蹭亮的就感觉:“这个人一定是老板,有钱!”,而现在大家的第一感觉是:“这个人肯定是中介,骗子!”

中介的“悲惨命运”

不知道什么时候房产中介被扣上了各种“帽子”例如“黑中介”,“骗子中介”等等。其实中介是一份很“心累”的工作,加不完的班,开不完的会,还要和各种各样的客户斗智斗勇,往往还会落得吃力不讨好的结局。真的是伤不起啊!

既然房产中介这么难做,那为什么还要选择这个职业?因为要赚钱啊,要养家糊口啊。干的好的月入过万,十万,百万都不是问题。在这个现实的社会,手上有人民币才是最有安全感的,可是“风光”只是少数,大部分房产中介还是过着骑个电瓶车东奔西跑,却还是只能拿个底薪的生活。

为什么很多中介赚不到钱?

中介是在房东和租户中间形成一个连接作用的,也是靠成交率吃饭的。但传统中介手中优质房源少,客户流量少,直接导致了看房成交率低这个后果。中介如果想提高成交率,最基本的肯定是要提高优质房源数量,和客户流量。

目前对于许多中介来说,还是要依靠房源网站,而房源网站信息更新不及时,或者推广力度不够,加上租房市场竞争激烈,所以房屋空置期长,后期管理服务也得不到有效保障,大多数中小中介是最难以生存的。

本来市场竞争压力就大,中小中介没有后台,推广、开发客户很大程度要依托于大型房源网站平台,在发展前景不好的情况下,还要向网站缴纳高额的端口费用,不得不说是对中小中介生存压力的一种挑战。

为什么广大中介“偏爱”租客网?

而租客网的出现很好的解决了中介的这些问题,租客网适应市场发展的主流,坚持“真房源,放心租”,不发布虚假房源信息,坚持房源真实性和可靠性,且采用创新的“信用租房”体系,确保每一个租客和房屋持有人在网注册的信息真实性,保障交易的可行性,彻底解决房屋持有人和租客的信用问题。

保姆式托管体系,房源发布信息真实可靠,发布全免费、无端口费,彻底解决中介方急需线上平台,但又面对平台市场乱象无从选择的问题。

另外,租客网颠覆传统模式,租客网定位为中国高品位租住体验与生活服务平台,强调高品位租住与生活服务两方面内容。以租住为入口,为业主及租客提供包括衣食住用行、金融、社交等在内的全面居家综合生活服务。

对于广大租客来说,租客网的完整体系有利于中介提高工作效率,那您还犹豫什么?选择租客网,海量房源信息,抢占租客蓝海!

相关推荐

租客网的房源成交之后,佣金是怎么付的?

佣金是通过线上支付的,每个诚信合伙人在平台上都有一个收款二维码的。

2020年06月09日 11:03

关于美食的诗句

《奉和添酒中六咏·酒枪》唐代:皮日休象鼎格仍高,其中不烹饪。唯将煮浊醪,用以资酣饮。偏宜旋樵火,稍近馀酲枕。若得伴琴书,吾将著闲品。《采莲(e799bee5baa6e4b893e5b19e31333365653935衮)》宋代:史浩有珍馔,时时馈。滑甘丰腻。紫芝荧煌,嫩菊秀媚。贮玛瑙琥珀精器。延年益寿莫DE3E。人间烹饪徒费。休说龙肝凤髓。动妙乐、仙音鼎沸。玉箫清,瑶瑟美。龙笛脆。杂还飞鸾,花裀上、趁拍红牙,余韵修扬,竟海变桑田未止。《箜篌引/野田黄雀行》魏晋:曹植置酒高殿上,亲交从我游。中厨办丰膳,烹羊宰肥牛。秦筝何慷慨,齐瑟和且柔。阳阿奏奇舞,京洛出名讴。乐饮过三爵,缓带倾庶羞。主称千金寿,宾奉万年酬。久要不可忘,薄终义所尤。谦谦君子德,磬折欲何求。惊风飘白日,光景驰西流。盛时不再来,百年忽我遒。生存华屋处,零落归山丘。先民谁不死,知命复何忧?《烹葵》唐代:白居易昨卧不夕食,今起乃朝饥。贫厨何所有,炊稻烹秋葵。红粒香复软,绿英滑且肥。饥来止于饱,饱后复何思。忆昔荣遇日,迨今穷退时。今亦不冻馁,昔亦无馀资。口既不减食,身又不减衣。抚心私自问,何者是荣衰。勿学常人意,其间分是非。

2020年04月29日 14:20

北汽蓝谷隐忧重重:扣非净利亏损8.74亿元,靠巨额政府补贴度日,近半营收未披露来源

记者|可达编辑|曾福斌2018年8月“借壳”上市的北汽蓝谷(600733.SH),至今仍是A股仅有的纯新能源整车标的。4日21日,北汽蓝谷发布了2019年年报,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35.89亿元,同比增长30.39%;归母净利润9201万元,同比增长25.54%。尽管在汽车市场萎缩及补贴退坡的冲击下,北汽蓝谷实现营收净利双增长,交出了一份看似不错的“成绩单”,但背后过于依赖政府补贴的隐忧实则非常明显。4月23日,国家四部委联合发文,新能源汽车补贴将继续退坡。从财务角度来看,北汽蓝谷的这份年报“槽点满满”。在营收净利双增长之下,北汽蓝谷的扣非净利润自2015年财务数据公开披露以来全部亏损,2019年亏损达到8.74亿元,同比呈现扩大趋势。同时,北汽蓝谷的经营净现金流自2016年开始持续为负,2019年经营净现金流为-63.78亿创下新低,随着业务扩大现金流正在持续恶化。此外,2019年北汽蓝谷营业成本的增速为32.92%超过营业收入增速,期间费用不同程度增长,其中因债务融资增加导致财务费用同比激增342.29%,由2018年的1.09亿元增至4.83亿元。具体来看北汽蓝谷的有息债务,2019年末其短期借款从2018年的35.05亿元激增至97.63亿元,长期借款由36.42亿元增至41.56亿元,并首次出现55.59亿元的应付债券,有息债务大幅增加导致其财务费用飙升。有意思的是,大量借入有息债务的北汽蓝谷似乎并不差钱,披露年报的同时其公告,公司及子公司使用最高额度不超过人民币48亿元的暂时闲置自有资金购买一年期以内的银行结构性存款,占到北汽蓝谷截止2019年末货币资金余额89.69亿元的53.52%。受有息债务大幅增加影响,2014-2019年间北汽蓝谷的资本负债率分别为39.04%、62.49%、70.15%,增长极其迅速。在高企的营业成本及期间费用面前,扣非净利润常年亏损“入不敷出”的北汽蓝谷,是如何实现连续盈利的呢?答案是巨额的政府补贴。2019年,北汽蓝谷收到新能源汽车补贴41.83亿元,这部分计入营业收入。同时,其获得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5570.66万元,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10.58亿元,合计约11.14亿元,计入其他收益直接影响利润,后者正是北汽蓝谷连年实现盈利的根本原因。根据年报,政府补助部分包括:基地建设补助、纯电车汽车技术研发补助、纯电动汽车课题项目补助、北京市工程实验室设备补助、自动驾驶技术研发补助、燃料电池汽车技术研发补助。这些都是在国家及地方的新能源汽车补贴之外,由地方政府另外拨给北汽蓝谷。事实上,北汽蓝谷在2018年已经依靠上述相同政府补助项目拿到10.96亿元,这同样是其当年实现盈利的根本原因。然而依靠补贴、补助实现盈利的持续性,在未来需要打上一个问号。根据多部委文件,新能源汽车补贴已经明确将继续退坡,而政府补助部分能否持续获得则是未知数。4月23日,财政部、工信部、科技部和发改委联合发布《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》,2020-2022年补贴标准分别在上一年基础上退坡10%、20%、30%。2019年年报显示,北汽蓝谷披露的主营业务只有新能源汽车,该业务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22.13亿元,同比减少16.98%;毛利率为11.51%,同比减少1.34个百分点。新能源补贴退坡进而造成销量下滑,或是其主营业务收入减少的主要原因。北汽蓝谷在年报中也给出了类似说法“报告期内,由于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退坡给新能源汽车市场带来了一定的影响,特别是产销量规模较大的企业影响更为明显和突出”。2019年北汽新能源汽车销量出现下滑,全年销量为15.06万辆,同比下降4.69%。北汽蓝谷指出,财政部、工信部、发改委、科技部四部委于2019年3月正式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》,通知中加大了退坡力度,基础标准退坡47%-60%。但从年报披露的相关数据来看,北汽蓝谷收到的新能源汽车补贴金额和政策变动并不相符。2019年北汽蓝谷收到新能源汽车补贴41.83亿元,仅同比减少6.04%,考虑到其销量亦同时减少,补贴变动并不如政策描述一样明显。此外,新能源汽车作为北汽蓝谷披露的唯一主营业务,2019年的收入占比仅为51.77%,较此前(2018年北汽蓝谷新能源汽车业务的营收占比为72.24%)大幅下滑,而对于剩下近半的收入来自于哪里,北汽蓝谷并未在年报中明确披露。事实上,在新能源汽车业务收入下滑的情况下,未披露的业务才是北汽蓝谷2019年实现营收整体增长的主要原因,但投资者无法从年报中获知具体信息。就此界面新闻记者致电北汽新能源证券部,其工作人员表示北汽蓝谷的年报只披露主业,其他方面公司还涉及核心零部件生产,及一些销售、服务业务,比如4S店、充换电池等等。易观汽车出行高级分析师宋谨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,北汽新能源面向普适大众的车型定位精准,中国现在新能源汽车消费比例最大的区间还是10万元到20万元,北汽新能源是这个价位相对最优的选择之一。即便特斯拉进入中国,更多的也是影响30万元以上的汽车市场,短期内不会和北汽新能源直接产生竞争。自2013年以来,北汽新能源已连续七年保持国内新能源纯电动乘用车的销量第一,但2019年北汽新能源汽车销量出现下滑。此外,在全球销量方面比亚迪反超北汽新能源排名第二,第一仍为特斯拉。对此宋谨认为,2019年北汽新能源销量低迷和整个汽车市场的大环境密切相关,2019年宏观经济整体承压,同时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退坡影响显著,造成汽车市场整体低迷。根据中汽协数据,2018年中国汽车销量同比减少2.8%,结束了自1990年开始的连续增长,但当年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125.6万辆,同比增长61.7%势头迅猛。而到了2019年,不但汽车整体销量再度下滑8.2%,新能源汽车也“由盛转衰”,全年仅售出120.6万辆同比下降4.0%。“动力电池的成本大约每年减少20%,这是带动电动车成本下降的关键因素,但从整车来看对价格的影响将小于20%,难以对冲去年一次性补贴退坡50%左右带来的负面影响。”宋谨表示。但在宋瑾看来,补贴退坡仍然不会改变行业的长期趋势。“2019年工信部提出2025年新能源新车的年销量占比要达到25%左右,以这个比例来看要达到700万到800万辆,而目前每年只有120万辆左右,仍然长期看好。”宋谨称。据宋谨判断,2020年下半年新能源汽车市场会出现反弹,由于上半年疫情影响对销量的巨大打击,2020年全年的销量仍大概率同比下滑,但2021年有望开始全面复苏,2023年、2024年由于新能源汽车TCO(拥有成本)逼近燃油车,增速将全面加快。

2020年04月25日 11:17